【记者节】解密210504号档案
——来自佳能5D4的工作手记

来源:实业总公司作者:赵卓璇 时间:2021-11-08 字体:[ ]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实业党委新闻中心的佳能5D4,出生于公元2021年3月12日,植树节,一个万物生长的日子。把我带回家的综合部陈哲偷偷亲在了我的镜头盖上,他说是他历经层层审批才等到了我,以后会对我好的。我的家在综合部进门右拐第三个柜子的最下层格子间,这大半年,逐渐添丁进口,三脚架、稳定器、摄像机、无人机,还有为了拍摄《百年党史周周学》视频栏目购买的“提词器”,已然是一个六口兴旺之家了。

我是一个实打实的新媒体“工具人”,通过重要身体部位——镜头,把拍摄的照片和视频经过后期新闻加工通过各类新老媒体平台传送到读者眼前。其实我的镜头也是一面镜子,有正反两面,正面照见的是实业的发展进程,背面照见的是基层通讯员的风采。今天是2021年11月8日,第22个中国记者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想提取出记忆里的210504号档案,从今年五四青年节《我的名字》主题MV视频的拍摄全记录来解密镜头背面宣传工作者的工作付出,这也是实业第一次尝试成立专题项目组进行视频拍摄。 

30天 10人10会

关于210504号档案的解密,先从数字开始。为庆祝建党一百周年拍摄《我的名字》主题MV视频,这个项目是实业党委新闻中心在3月25号下午4点敲定的,那一刻,我记录下了初版策划稿,题目还没有选定是“我的名字”还是“你的名字”,两者之间用红色碳素笔打着大大的问号。4点30分,电建通10人项目群组建完成,我忠实的把文案组、导演组、拍摄组、剪辑组、后勤组的分工记录下来。

3月26号,第一次项目组全体会议,时长4小时,讨论各业务脚本内容、选定配乐,10人参加,无缺席。

3月29号,第二次项目组全体会议,时长1小时,敲定项目进度,包括脚本完成时间、配乐重新填词时间、前往各个项目拍摄时间和分小组人员、歌曲录制时间、剪辑时间等等,10人参加,无缺席。

4月1日,第三次项目组全体会议,本部导演组参加,敲定歌词和脚本,3人参加,无缺席。

4月2日,第四次项目组全体会议,第一分组电商事业部视频会议,5人参加,无缺席。

……

从3月26日到4月26日,30天项目周期,10人团队,10次节点会议,都在我的镜头里。稍等,让我自查一下,今天是11月8日,从出生到现在我一共拍摄了2万1千张照片,记录了2万1千个瞬间,是工作会现场,是汇彩科技分公司剪彩时刻,是广播体操大赛国旗飘扬的定格瞬间,是去一线送清凉的喜悦笑容,是实业的发展历程,是活动的情感记录,更是实业人的成长故事和互动画面。

你们忘却的,我在留存;你们模糊的,我可重现;你们记着的,我同分享!我是镜头,是有色彩的“文字”。

日夜 晴雨 动静

“地球不爆炸,宣传不停工”,说的正是我们。365天,一天24时辰,这才是宣传人的工作日常,公转自传全覆盖,陈哲跟我说,在2020年初疫情在家办公期间,他们综合部的宣传人员为了采写项目稿件基本都要等到晚上10点后项目人员收工后,才开启电话采访,好几篇人物采访稿一通电话就到了凌晨3.4点钟。其实实业的很多业务都是24时辰不停工的状态,比如高速公路运营管理项目和物流公司。

4月8日,三人导演组带着我前往物流公司进行素材拍摄,凌晨2点,物流“东方红”内燃机车亮起灯光,启动工作,陈哲扛着我沿着AG真人试玩进口专用铁路线跟着机车奔跑,车轮哐哐前进、驾驶员神情严肃、警卫员拿起对讲机……我从这些画面上缓缓扫过,于我而言,是一天夜晚的拍摄,于物流职工而言,是重复的日与夜。

4月16日,三人导演组带着我前往渝蓉项目进行素材拍摄,其中“我从何处而来 背负万众期待”这句歌词对应着的是夜晚路巡队员指挥交通的画面,半夜12点整,中雨,冷风刺骨,在高速公路道路最外侧应急车道,路巡车辆把警示灯打开,我被敬苏琪固定在三脚架上,雨水一瞬间滴落在镜头上,项目综合处刘琦拉开反光雨衣外套把绒衣衣角拽出来帮我擦拭,随即另一位拍摄组成员谢倩立刻伸出双手为我遮挡,距离不到2米的地方,重型卡车呼啸着极速前进,平均不到一分钟就有一辆,我透过三脚架的连接都能够感受到地面的震动,夜雨之中,我甚至都捕捉不到挥舞指示灯的路巡队员的清晰的面庞。这支渝蓉项目拍摄分队忍着害怕坚持在雨中50分钟才完成拍摄,因为他们知道,面前路巡队员每晚都要在此类相同的情况下作业,不能打伞,甚至都没时间擦去眼角的雨水抑或是汗水。

我的工作,不舍日夜,我见过红河州泸西高速开通日子里早上5点的晨光,我见过大干百天里装饰厂房明亮的灯火。

我的工作,无论晴雨,我见过江习项目养护人员40摄氏度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我见过在西藏项目准备运输大型设备的物流公司职工手上冻裂的伤口。

我的工作,不限动静,我见过渝蓉高速项目路巡队员飞奔的身影,我见过幕墙事业部设计人员伏案制图把灯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定格在窗口的身影。

攀爬 追踪 大片

Rush Hour,《尖峰时刻》,不只存在于商业大片,实业《我的名字》主题MV视频拍摄现场也有过记录。

机电人员的脸,是他在摆弄镜头,他不会用,敬苏琪在教他。

机电人员的脚,是他在攀爬ETC门架,距离地面2米左后的高度,竖布梯一步一踩,安全绳一步一扣,画面一步一晃,他把我挂在脖子上,爬上了6米高的门架。

机电人员的检修作业,是他在6米的高空拍摄同伴的作业,敬苏琪在地面大声喊着指挥拍摄。

这是4月17日,渝蓉高速ETC门架素材的拍摄,因为涉及安全问题,我被转交到一线人员手中代为拍摄。

“璇妹子,云台不见了。”4月19日早上9点10分,打算开启渝蓉项目第三天的拍摄,陈哲把我的云台弄丢了,司机孙韵城拉着我和他赶往昨晚住宿的酒店。

9点20分,返回酒店沿路查看,无所获。

9点30分,去前台调取酒店监控,发现是落在电梯,前往清洁工垃圾袋翻找,无所获。

9点45分,重复回看录像,疑似一男子捡起,联系酒店工作人员调取男子监控,锁定房号,找到联系方式,拨打电话,说已经离开。

10点08分,孙韵城开车带着我和陈哲沿着男子所说方向奔走30多公里,路上保持联络接打电话7次,最后在一个村庄的村口完成云台“交接”。

11点15分,回程。陈哲跟我说,还好为我找回了原配,虚惊一场。渝蓉项目的另一头,敬苏琪和赵卓璇用其他两台单反依靠手部稳定也随机应变的完成了原定拍摄任务,汇合。

4月22日,最后一个项目拍摄点在装饰公司德阳厂房,有一个镜头需要拍摄穿着蓝色工装的工人们齐步走过来的画面,手部移动,画面抖;滑轨,没有,怎么办,后勤人员李星灵机一动,开着厂房内的垃圾车载着敬苏琪才完成了这一移动镜头的拍摄。

攀爬、追踪、大片,这些有距离感的词语其实就存在在宣传工作者镜头的背后,都在我背后的眼睛里,这样的故事,还是有很多,有机会再讲给你们听。

210504号档案归档

最后一步是剪辑,剪辑组熬了足足4个晚上。4月26日晚上9点,只剩下最后一个旁白串联词,不到100字,赵卓璇跟敬苏琪商量着10分钟搞定。结果我和陈哲在旁边眼睁睁看着她们推到重来,把故事线、脚本、画面梳理了一遍又一遍,每一个字和词的推敲都经过了10次以上。

“这不就是1.2秒钟的旁白吗,大家不会暂停的。”

“这不是1.2秒钟的旁白,这是我们的作品,是我们者30天工作的句号,它得圆满。”

  小时候,

「我的名字」只是一个称号,

我在这头,

看到了那头。

 

长大后,

「我的名字」也是一个岗位,

我在这头,

事业在那头。

 

后来啊,

「我的名字」还是一种力量,

我在这头,

靠近着那头。

 

到现在,

「我的名字」更是一个集体,

我在这头,

我们在那头。

 

就是这不到百字得旁白,他们推敲了整整3个小时得。

或许你只是扫过一眼,没有注意,但是正是因为这无数背后极致得苦功夫甚至是笨功夫,才有属于他们得作品得呈现。无论是文章、照片、视频还是别的什么。

“也许,这就是责任,抑或是热爱。”

210504号档案归档。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